<li id="i6aau"><div id="i6aau"></div></li>
  • <strong id="i6aau"></strong>
  • <object id="i6aau"></object>
  • <input id="i6aau"></input>
  • <input id="i6aau"><label id="i6aau"></label></input>
    <input id="i6aau"><label id="i6aau"></label></input>
  • ?
    快播,淫色网,刺激撸,欧美成人电影,伦理电影,伦理小说,伦理文学,偷拍自拍,成人图片
    ?
    ?

    撷蕖仙

    上?#40644;好?#26377;了 ?#20081;黄?a href="/article/57675.html">贝勒烙情
    .
    楔子


    仙雾缭绕仙境中,一朝花开百仙笑。


    他是那仙界荷花池中的一朵水华,从他有意识以来,他便只有一个愿望──成为观音菩萨的莲花座。日夜沐浴
    仙气,望着这仙界的一点一滴,可他?#31449;?#21482;是一朵莲花,无以成形。


    菩萨说,他还未经历过劫数,只?#24615;?#20102;万劫後,方?#25293;?#21270;作那莲花座。


    万劫不复,他可又曾想到,最终,他这一遭就给她糟了去。


    那似乎是百年前的事了。她的到来,让他自此离开了这仙境,去了那神秘的魔郡。


    芙蕖本是一池仙,奈何君过错采撷。


    第一回把君撷


    「叮咚……叮咚……」远远的,那敲打玲珑锣钹的悠悠传来。


    「辰时,早起……」一声又一声的呼唤,在这仙蕖殿中响起。


    「殿下,殿下,辰时了。」宫侍轻声唤?#25293;?#36731;纱帐後的他。


    「嗯……」他却还未睁眼,青丝因转身而倾泻下枕,「沐浴……」呢喃着。


    「回殿下,已备好香汤。」宫侍俯身应答,他们早就备好了一池香水,等着这位主子起身。


    他这?#36744;?#32531;缓睁开眼,露出了那一对明亮清澈的眸子。双手支起了身子,那被褥则从那雪白的身子上滑落了下
    去。莲,出淤泥而不染,此时他就真如那莲花一般,玉洁冰清。衣衫凌乱在腰间,他则只是懒散地穿了上,下了床,
    将手搭在了宫侍的手臂上,往那浴池走去。


    走到池?#25784;?#20182;只是微微伸了个懒腰,望?#25293;?#19968;池白莲花瓣,双眼有些无神。


    坐在池水中,任由宫侍搭理着他的一头青丝,微微闭目养神。


    来到这里多久了?三百年,还是五百年?他似乎有些记不清了。但他却牢牢地记得,他是如何来到了这魔界宫
    廷。


    他本是那仙池中的一朵水华,那日,她来,选谁不好,偏偏选了他。只因那时他的一时情急吗?


    缘,来了躲也躲不了。


    仙界里本是日日仙雾缭绕,那一日,荷花池?#21486;?#37027;雾气却突然散了去。


    「怎麽了?」池塘中的花仙们熙熙嚷嚷了起来。


    「哪儿来的魔物?」木芙蓉先是开了口,可随?#20174;?#38381;上了嘴。


    身着一身镶嵌着黑水晶片外衣的她,此刻便立在了那荷花池边。她双眼有些朦胧,呼吸有些?#36125;?#37027;本是雪一
    般的肌肤如今却透?#25293;?#28129;淡的?#28552;臁?#33457;仙们有些不知所措,只隐约感觉到她身?#20185;?#21457;着的一股邪气。


    「她是谁?」白荷花小声问道。


    大家都只是摇了摇头,望着这位不速之客。


    「嗯……」她似乎有些站不稳,手扶在了那石桥柱子上。


    「她……似乎不大好……」水华轻声道,他望着她,觉得有些不妙,晃眼间,他觉得她好像往这边扫了一眼。


    扑通一声,她跌坐在那石桥边上。


    「没事吧?!」水华惊呼,不经意间想伸出那手,可随即想着,自己?#36824;?#26159;一朵花儿,何来手臂之说。


    但,露在自?#22909;?#21069;的一只手臂却让他又惊了。


    「你……」她望着他,眼底闪过了一丝光芒。


    「噌」地一声,她用尽全力一跃,?#19978;?#20102;这池中,一把,将他采了去。


    「不!」他尖叫着,离开了这荷塘,他岂不是得一命呜呼?


    「天啊!」花儿们都尖叫了起来,惊恐地望着他们。


    「仙君莫怕……朕只是旧疾发作……」她轻声答道,且手还牵着他。


    「?#25671;?#27492;时水华看着她手里牵着的,竟是一只?#30294;郟?#39034;?#25293;怯癖?#26395;来,眼下竟是一具白净的身子,「?#25671;?br/> …?」愣了一下,他,从未化作人形,这是他吗?


    「水华!」自己的兄弟莲花、玉环与芙蓉都喊了起来。


    他回首,只见那一池花仙依旧是那花儿的模样。


    「朕这旧疾一发作,必有人帮之,还望仙君肯屈身相救……」她一边重喘着,一边?#21448;?#20102;握着他手的力道。


    「?#25671;?#25105;要怎样做?」他却不知她是怎麽了,也不知她那自称的「?#34134;?#21448;为何意,「你要是病了,应当去找太
    ?#20384;?#21531;……」「呵呵……」她却只是笑了笑,「他必是恨透我了,不会?#20219;?#30340;……仙君若肯救朕,朕必当好好回报
    仙君……」


    「回报什麽的……」他微微摇了摇头,自己也不懂到底要做什麽,「你没事吧?」他看她的喘息越来越急,有
    些慌张。


    「还望仙君不?#24736;?#22905;嘴上虽这样说着,但嘴角却微微翘起,露出了那淡淡的笑意。


    他楞了一下,只觉得从未见过如此般的笑。很美,但又不同於各路仙君的美。


    还有?#25293;?#24494;微的狂气与傲气,这让他有些不知所措,但只因她这一笑,他便能安了心。


    「嗯……」还未回过神来嘴唇便被她的香软所覆上,这种感觉,无?#32469;?#22937;。


    「噢!」可随即身後池塘中传来的阵阵惊呼让他有些窘迫。


    这是在做什麽?他不解,只觉嘴唇被她含住的感觉挺美妙。


    「嗯……」好舒服,他微微闭上了眼,本有些挣扎的手也在她的掌控之下放松了下来。


    「他们这是?」池塘里又传来了一声高过一声的疑问与惊呼,「那魔物要对水华做什麽?」


    她似乎被花仙们的吵闹弄得有些烦躁,一把拉起了他,离去了。


    「水华!」花仙们尖叫着。


    他回头望了望荷花池,他只是没想到,这是他最後一次见到他们。


    「仙君……」可还未?#20154;从?#36807;来,他被她又拉在怀里,「朕的?#26408;?#24320;始肆?#38712;?#36523;,无法控制,还望仙君能够
    助朕暂压制了那肆虐的魂。」「制御?#26408;浚 ?#20182;知?#28889;木?#20026;三魂之一,若不制御,後患无穷。


    可这後患是何,单从那些许的字眼他是无法理解的。要怎样解决,他也是不明白的。如今,他只知自己去配合
    她便是了。


    她的手微微有些颤?#21486;?#23558;他搂紧了些。他此?#36744;欧?#29616;自?#33655;?#19978;什麽也没穿,完全地裸露在她的面前。脸,刷的
    红了。


    「仙君真可爱。」她还是努力露出了那笑容,手滑落在了他的腰臀上。


    「你,要做什麽?」他咽了口唾沫,低头轻问。


    「放轻松,一切,都交给?#25671;!?#22905;轻轻地吻住了他那因不安而颤抖的唇。


    风儿吹过,仙雾在远处飘着,她脱下了她那件镶满黑水晶的袍子,露出了那微微泛着冰晶光芒的肌肤。


    「啊……」不知为何,被她吻过的地方都泛起了酸麻,泛起了那玫瑰色泽。


    注解?#26408;?#19977;魂之一,又称人魂,生魂。?#26408;?#20027;灾衰,使人好色嗜欲,溺於秽乱之思,耗损精华,神气缺少,
    肾气不足,脾胃五脉不通,旦夕形若尸?#28020;?#25511;制人体性腺,性取向。


    第二回初沐云雨


    从未有过的燥热感,从未有过的舒服感,与在池塘中与兄弟姊妹们嬉戏时的快乐不同,这是什麽感觉?


    「嗯……」与她素昧平生,她却让他初次化了人形,还感受了这不一般的快感,「我是怎麽了?」酥麻一阵又
    一阵地从她亲吻他的地方窜上那乳尖,一阵比一阵酥?#29301;?#19968;阵比一阵让他觉得销魂。


    「仙君别担?#27169;?#26389;会与仙君?#40644;?#20849;赴那是极乐世界……」她在他耳边轻声道,一把将他压倒在了那仙草之上,
    手,轻抚着他那白莲般的肌肤,探入了那隐秘的地方。


    「?#34134;?#37027;里!」他弓起了身子,只觉得双腿之间有一种别样的舒服,「那里……」他却不知如何形容这种感觉,
    「啊……」只见自己胯下那粉色之物越来越粗,越来越硬,还抬起了头,一种感觉上了头,让他想捂住脸。


    「这里,是感受快乐的地方……」她的声音刺激着他的耳膜,让他羞愧不已。


    「啊……那里又怎麽……」他的身子又颤了颤,偷偷瞄着她的手?#21482;?#21040;了那粉色硬物的後面,揉抚了一下那冰
    冷且柔软的玉囊,「好、好……」依旧是无法形容这种感觉,他只觉得喘息因她的抚摸而?#21448;兀?#36523;体因她的言语而
    发烫。


    她望着他,只觉得体内那乱窜的欲望逼迫得她快要疯了。


    「仙君……」她的呻吟诱得他全身酥软,「放轻松……」脱去了所有的衣衫,那一对雪峰还因此晃动了一下。


    「那里……怎麽?」他望?#25293;?#23545;圆挺的?#20013;兀?#35270;线落在了那硬挺的樱桃之上,那里怎会如此之大,他不解,似
    乎与他的不一样,「那里怎又……」视线?#21482;?#33853;了下去,而她的身?#20081;?#19982;他不同。


    「呵呵…」见他如此,她只是轻轻地笑了笑,「仙君别疑,男女,本就不一样。所以,?#25293;?#34892;那快乐之事……」
    她轻声教导着,拉起了他的手,将那一对雪白的玉手放在了自己的双峰之上,「这里,比男子的更为柔软,人称『
    温柔乡』


    ……」


    「嗯……」当他的?#33769;?#35302;碰到了那硬挺的乳尖,手指陷入了那柔软中时他只觉得口中更为湿润了,忍不住咽了
    一口唾沫,只觉得下身越发地肿胀。


    ?#36214;不?#23427;们吗?」她一边握着他的双手,帮他揉抚起了这一对酥软,一边用那?#28982;?#30340;眼神?#21050;?#30528;他的耐性。


    「?#25671;?#20182;却不知作何感想,但这样摸着,的确很舒服,想了想,还是答曰,?#36214;不丁?#35828;罢,又微微加
    重了手?#31995;?#21147;道。


    「嗯啊……」她微微张口,吐出了那欢愉的气息,下身早已湿润无比,「仙君,朕欲要你……」


    「要……我?」他有些不解,她到底要怎样要了他。


    他仰视着她,青?#21487;?#33853;在胸前,沿着小腹滑落在了腿间,些许几根还碰到了他那坚挺的粉色硬物上。他只觉得
    那肿?#20599;?#22320;方从舒服变得有些?#21693;埽?#20284;乎总是缺少了什麽似的。


    「嗯……」有点急躁地扭了扭身子,他只觉得口?#24615;?#26469;越干渴,「好?#21693;堋?/p>
    「呵呵……」她俯视着他,微微降低了身子,让自己的蜜唇刚?#24352;?#30528;他那未经过人事的私处上,轻轻地摆动了
    一下胯,?#24515;?#36215;了那稚嫩的顶端。


    「啊……」他?#20037;?#24778;呼,从未有过的感觉瞬间将他包裹了,「好舒服……」只觉得自己已被那欲火给焚烧了,
    全身热浪滚滚。


    「仙君的第一次,朕要了。」她一边说道,一边慢慢往?#20262;?#21435;。


    「啊、啊啊……」他看着自己的硬挺没入了她那湿润的蜜口之中,有些惊慌,但更多的是那爽快?#23567;?/p>
    「?#34134;?#22905;仰头轻?#25784;?#20185;君之物果然并非凡物……」轻声赞道,并用力用那蜜唇吮吸亲吻了一下他那粉色
    的可爱之物。


    「天啊……好紧!啊…」还未呼完便觉得越来越紧,那湿滑的内壁明明就是那麽地柔软,可後面可怎麽感觉到
    还有一股硬硬的感觉,用力挤压着他,让他很是疼痛,「轻点……」


    「放轻松……一会儿就舒服了……」她微微?#20037;跡?#24525;耐着,不愿将初经人事的他给弄得更疼,但她实在是想驰
    ?#20197;?#20182;身上。


    「你很?#21693;?#21527;?」他见她额上都冒了汗,眉?#26041;?#38145;着,自己虽说也很疼,难道她也疼的?不禁心想。


    但她却摇了摇头,俯身下来,轻吻了一下他的唇。渐渐的,在她的爱抚之下,他全身放松了些,而她,则慢慢
    地挪动在他的身上。


    「嗯……」他双手放在胸前,抵着她的肩,感受着她那一下又一下的吞吐,疼?#21767;?#28176;消去,更多的是那快乐,
    不知为何,他很想发出那欢语。


    不知何时开始,他只觉得她体内的那通道越来越滑,而伴随着的更是那因抽插而发出的扑哧声更让他觉得全身
    燥?#21462;?/p>
    「好舒服……嗯啊……」他只觉得自己的双眼都朦胧了,全身的血液都在沸腾,那滚烫的蜜水沿着他的硬挺,
    滑落到了自己那冰冷的玉囊上,还滑向了那後面更为羞涩的地带,她的双乳磨蹭着他的胸膛,小腹更是紧贴着他的
    腰间敏感,一切的一切都让他觉得陷入了那蜜糖之中似的。


    「仙君……嗯……」她渐渐地有些狂躁,似乎是那抵抗被制御的?#26408;?#22312;疯狂,「好热啊……」坐起了身子,前
    後摇摆了起来,那蜜汁也因此四溅了开来。


    「啊啊啊啊……」他摇着头,只觉得要?#21796;识?#20102;似的,隐约看见自己的龙根出没在那不断收紧的蜜口里,被包
    裹的感觉让他欲生欲死,「快、快停下,我不行了!」也不知是怎麽了,只觉得有一股欲望在不停地往那被吮吸的
    地方冲去,他觉得意识在渐渐地脱离他。


    「仙君……射出来……将那名贵的精华射来朕的体内……唯有那浓白的精华能制御?#34134;?#21834;…好舒服…?#32456;?#22823;
    了……」她上下吞吐了起来,不断压榨着这根粉色的硬物,「嗯…嗯…」


    「天啊!太疯狂了!」他整个人也都痴狂了,双手抓住了她的?#23458;危?#29992;力地将自己的硬物往那蜜穴里刺去,就
    像是打桩一般,一下又一下地撞入了那里面,「啊…嗯啊…太舒服了……太舒服……要不行了……不行了!」汗水
    浸湿了他的发,他疯狂地摇着头,用尽全力将自己的稚嫩硬挺挤入那蜜道之中,「?#34134;?#19968;声低吼,只觉得有一
    股滚烫的玩意儿从自己的体内喷发了出来,那粉色的硬物一胀一?#20599;模?#24863;觉像是胀满了那蜜道一般。


    「仙君……」她匍匐在他身上,感受?#25293;桥?#27987;的精华,什麽?#23478;┒急炔还?#37027;仙子的初精来得?#33769;?#22909;,全身颤抖
    了,一个哆嗦,下身?#25165;?#28044;出了那浓浓的蜜液。


    「好烫…」他微微?#20037;跡?#20840;身剧烈地颤抖了起来,「这到底是什麽……太美好……」他已不知,自己已脱离了
    那仙道,踏上了那?#36824;?#36335;。


    第三回是否悔?是否恨?


    乌黑的金砖上是那赤色的木柱,上面雕刻?#25293;?#19968;朵又一朵美丽的莲花,还用金子贴面。奢华的宫殿被那百里荷
    花池所包围,仙雾让这座宫殿显得虚幻、飘渺。


    在这魔界之中,这里怕是唯一的净地。


    身着藕色长袍的宫侍们手持镂?#25484;?#33796;纹香炉碎步走向了这所仙殿,所有人都不敢抬头,总是默默垂首。不知这
    有多少人,不,应该是有多少恶魔才见过这孤零零悬?#20197;?#38376;前的牌?#25671;?#19978;面的「仙蕖殿」三个金字,完全就如摆设
    一般,陈设在那蓝色的牌匾?#23567;?/p>
    ?#35206;?#35265;仙君。」为首的宫侍首领走向了那内殿,给正坐在梳妆台前漫不经心修饰着指甲的人请了个安,「仙君
    万福。」


    「嗯。」他只是微微点?#35828;?#22836;。


    「今日是仙君光临魔界第整整四百九十年,魔姬陛下在百花园为殿下设宴,请殿?#20081;?#20250;儿过去。」那宫侍首领
    默默地说道,他似乎有些不愿来做这工作。


    「来了四百九十年了啊……」他微微抬头,面无喜色地呢喃道,回头看?#25293;?#23467;侍,「那有什麽好庆祝的?就因
    我来了这麽长时间了?」那宫侍似乎早已知道他会是如此?#20174;Γ?#20294;面色依旧难?#21834;?/p>
    「当年救了她,她却将?#25671;?#35831;』来了这里如此多年……」他放下了那磨石。


    「咯!」的一声,让所有人都颤了颤。


    「她就是这麽招待客人的啊……」他轻叹,这麽多年了,别说回仙界,他就连这魔界的皇宫大门都没出去过。


    他有时在恨,恨自己当年的无知,当年的单纯,蠢到了极点……竟然为了这麽一个魔物,毁了自己的仙?#23613;?#20294;,
    有时?#20174;?#20687;是看开了似的,见了她,又恨?#40644;?#26469;。从始至终,她永远都是微笑着对他,将最好的给他,让他成为了
    这魔界後宫中权力最高的「客人」。


    他还记得当年在仙界里,与她初次云雨後,自己被诸仙训斥,就连那观音菩萨,也剥去了他将来升作莲花座的
    资格。他哭了许久,可她却没有因仙人们的怒斥而离去,只是静静地守在他的身边。


    「?#34134;?#25105;叫?#26174;稀!勾?#20182;流干了眼泪,她说的第一句话,「他们唤你水华,我也能这样叫你吗?」


    他只觉得心中有无数的气,可看着她的脸,他的气却无处可发。


    「未了红尘,劫数,还未遭完呢!」不知从?#26410;?#20882;出来的如来佛祖,突然笑着说道。


    「孩子,跟她去吧,该是什麽就是什麽,将来你若能成为菩萨的莲花座那便是你的造化,若不能,那也是天注
    定的。」紧跟着说话的竟是那大肚子的弥勒佛。


    ?#24863;?#20037;未见了。」她先是笑着跟那二人点?#35828;?#22836;,「水华仙君若是愿意,在下愿请他去魔界做客。」


    ?#33145;?#21704;…做客做客…小住一段时间也未尝不好。」如来佛竟然没有说那长篇大论,只是大笑道。


    「老兄你想泄露天机,也不用这样明显吧?」弥勒佛挠了挠自己的?#20146;有?#36947;。


    「……」他只是望?#25293;嵌?#20301;佛祖,一时间心更乱了。


    他不懂什麽天机,只知?#26469;?#20182;有意识以来,就想着做那菩萨的莲花座。如今,因她而不能再走这条路了。她给
    了他新的快乐的同时亦给他带来了灾?#36873;?#20182;觉得自己需要好好地思考,可这二位佛祖即使给他指点了?#36234;潁?#21364;竟也
    是向着她的。


    「怎样,和我走吗?」她微笑着向他伸出了手,那笑容,?#27704;?#24471;就像是那朝晨的太阳。


    这是一个恶魔所拥有的笑吗?他不禁被这笑容给迷惑了,不自觉地伸出了手。


    「紫姬。」此时弥勒佛唤了一声,然後向她招了招手。


    她冲他笑了笑,然後松开了牵着他的手,往弥勒佛那边走了去。他只见弥勒佛与她耳语了几句,然後她?#22336;?#22238;
    走向了他。


    「走吧。」她再次拉起了他的手,带着他离去。


    弥勒佛到底与她说了什麽,四百九十年来,他都没有主动开口问过。可他真的很好奇,但这四百九十年的磨练,
    让他懂得了在这宫廷中不要表现得自己太有好奇心。


    他不知道自己到底算是她的客人,还是男宠,在这後宫之中,没有一个男人是有名分地跟着她的。她男宠无数,
    还有些许像他这样的「客人」,可谁都不是她的丈夫,?#37221;?#26159;侍郎。他算是他们中间地位高的吧?不禁自问。过去
    有时,她会让他帮她料理一下这後宫的事务。想到此,掰指一算,这一次的料理,竟也已料理了百年。


    「殿下……」宫侍首领见他陷入了沈思,便轻声试探地开了口。


    「回了?#31995;郟?#35828;我一会儿就去。」他轻声答道。


    「?#25285; ?#37027;宫侍首领没想到这麽容易就让他答应了。


    「?#31995;邸?#19968;边让人为他梳发,一边轻喃着。


    过去,他不知道她是谁,为何一个恶魔能随便出入仙界。直到随她来了这魔界,望?#25293;?#40657;压压跪?#35828;囊黄?#20154;他
    才恍然大悟,原来她是这魔界阴界的帝姬,与她的哥哥紫皇一样是那传闻中的大恶魔。


    放下了梳子,他起身往那百花园去了。远远的,他便能看见那身着烟?#20185;?#32483;金龙袍的她坐在那上席,独自喝着
    那小酒。而她的那些「客人」们,男宠们也都到齐了。而他还未入席,宫侍们便已开始高声呼喊着,通传了去。


    他能看见她发现了他,也能隐约看见她嘴角微微翘起的弧?#21462;?/p>
    「明明就是一个大恶魔,怎麽能拥有如此般温暖的笑?」?#30475;?#35265;到她,他总是在心中默默想道。


    ?#35206;?#35265;水华仙君!」周围的人们都开始向他行礼,不因其它,就因他是这後宫之首,掌控着他们的经济大权。


    「水华,坐。」她微笑着挥了一下手,示意他坐在她身边。


    他本能地微微垂首行了个礼,似乎已经习惯了坐在她右手方。


    「今天是水华来这魔界整整第四百九十年,也是水华化作人形第四百九十年,如果算,今天也算是水华的生日
    吧?朕就擅自做主在这里设宴,为水华庆祝一番。」她这个说辞说了许多次,可每一次却依旧还是要说出来,「十
    年後,水华的五百岁诞辰,朕一定会为水华大摆筵席,将文武百官?#35760;?#20102;来。」?#33145;?#21916;仙君!」周围人的祝贺似乎
    有些吵闹。


    他只是暗自心想,他似乎真的是被她困在这里了,大家似乎已经觉得他在这里已经是理所当然了。可有谁还记
    得,他只是一名客人……「陛下,水华可以有一个要求吗?算是讨要生日礼物。」他最终忍不住开口。


    「请说。」她依旧是带?#25293;?#29087;悉的微笑,对他更多的是那尊重。


    望着她的笑,他却突然不知该如何开口。


    「我想……?#24815;?#21693;了一下,想离开的?#38712;?#40637;突然变得那麽的艰难?


    「嗯?」她眼里微微闪着光芒,与她肌肤?#31995;?#20912;晶光芒想融为一体。


    「我想回仙界!」一鼓作气将话说了出来,他突然发觉原来自己在她的面前总是会呼吸困?#36873;?/p>
    第四回何是情?


    「我想回仙界」他的一句话让全场一?#20262;?#38745;了。


    所有人?#35760;那?#22320;望?#25293;?#24093;姬的脸色。他不知为何,只觉得自己呼吸开始有些困难,是因为害怕看到她的某些脸
    色吗?


    愤怒?从未见过……嘲笑?她也从未如此对他过……难过?她……会吗?


    「真的?」但她却只是轻声反问,眼底反射?#25293;?#38451;光,让他看不清,猜不透她在想什麽。


    「嗯……」他却轻微点头,「来了四百九十年了,什麽样的客人,都?#27809;?#20250;去属於自己的地方了。」默默垂首。


    「原来……仙君从未将这里,当做过自己的地方啊……」她却轻声叹道,声音轻的只有他能听见。


    「?#25671;?#19968;时间,他有些不知所措。


    在那仙池中不知呆了多少年,初化人形便是因为她,随後与她来了这魔界皇宫,一待就是四百九十年。那仙蕖
    殿是她为他而建的,那百里荷花池是她为他而挖的,每一处都有?#25293;?#33433;蕖的刻画、雕花?#37221;?#26159;题诗。他默默地接受
    了这一切,起初未想过这是否应该,不知过了多少年他才在想,他是否能接受这些?但她却什麽也没说,来时总是
    给他带来欢乐与笑声。他似乎一点都感觉不到他是其他仙人口中所说的大恶魔,?#25758;小?#20919;血。而她留给他的那?#27704;?br/> 的笑容,反而是他人所没见过的。


    他不知她为何对他如此好,是因为赎罪吗?毁了他?#37027;?#36884;,让他永远只能做那一池小仙。让他来了这魔界,给
    了他那其他仙人所无法享受的待遇,成为这魔界宫廷里那一人之下万人之?#31995;?#20154;物。他是否不满足。不,他对她其
    实没有任何抱怨。只是他永远都无法忘记当初观音菩萨的训斥──他永远也无法成为那莲花座。


    她给了他一切美好,却毁了他的梦想。


    他不甘,他只愿回归那仙界,凭自己的力量,重?#38706;?#22238;那成为菩萨莲座的机会。


    ?#22797;?#25105;从一朵普通的芙蕖经沐浴了仙气,有了自己的意识起,我就只有一个愿望──成为观音菩萨的莲座。」
    他望着她,缓缓答道,「虽说菩萨否了我的机会,但?#19968;?#26159;想回去,重新修炼……让菩萨重新给我一次成为莲花座
    的机会。」他望着她,不再转移视?#25784;?#36824;望陛下成全。」此时这?#38712;?#20102;上千人的场地,竟是鸦雀无声,寂静无比。
    全场似乎都只能听见他的声音。


    「好吧……」她最终只是微笑了笑,「明日,朕便亲自送仙君回归仙界。朕会亲自向观音菩萨请罪的。」


    「……」他看着她,突然觉得有些心疼,但也不知该如何是好,唯有轻轻垂首道了一声?#24863;恍弧埂?/p>
    「那今日,便也是为仙君送别了。」她拿起了那琉璃杯,将那杯里的酒一饮而下。


    他不知,她饮下的那酒,在她来尝究竟是何味道。只觉得,她的笑,越来越苦涩。


    夜,仙蕖殿里夜明珠照亮了整座宫殿。宫侍们都在忙着收拾着这位仙君的行?#21834;?/p>
    「殿下,这些东西是陛下命奴才送来的,说是都是魔界独有的宝物,让殿下带了回去,送给各路仙君。」那名
    宫侍首领再?#26410;?#30528;一队宫侍来了,每个人手里都捧着各种各样的宝物。


    「让她费心了……」他轻声道,他知道她是一个很?#24863;?#30340;人,就连那帮他与各路仙君疏通关系的东西都准备了
    上。


    不知道为何,他突然有一种罪恶?#23567;?/p>
    「为何会有这种感觉?明明就是她……」他咬了咬下唇,不解。


    「看来真的是时机还未到啊……」背後,突然传来那一声幽幽呢喃。


    他?#20599;?#19968;回头,她竟站在那殿中央。


    她只是挥了挥手,让那些个宫侍退下。待所有宫侍都退了出去後她才缓缓走过来。


    「当年弥勒对朕说,缘来,挡不住。你若要遭完那万劫,必要等那合适的时机。?#19968;?#35768;可以帮你。但如此看来,
    我这里,是等不来你的时机了……」最终她又将那自称换了去,仿若那时,她安抚正在哭泣的他时一样,「?#26174;?#33258;
    问能等来仙君缘分,没想到,到头来,还是一场空……」「陛下……」他有些慌了,当她说?#25293;欠路?#26159;与他真的失
    之交臂了时,他竟慌乱了。


    「水华。」她走到了他的面前,轻轻地?#24213;?#20102;他,?#22797;?#24212;我,不要後悔自己的选择。」


    「嗯……」他感受着她的体温,她微微的颤?#21486;?#22235;百九十年来,他第一次发现,她抱着他的时候,是那麽的温
    柔,那麽的小心翼翼。?#36335;穡?#24182;不只是愧疚,还有那麽一层别的意?#32908;?/p>
    「明日一别,不知将来相见是何夕……」她拥着他,?#36335;?#26159;在努力记住他的味道。


    四百九十年来的相处,没想到换来的还是一场分离。


    「陛下……」他感受着她的?#24403;А?/p>
    他被她?#24403;?#36807;无数次,可惟?#21202;?#19968;次,感觉就像是当年在那仙界时,她拥着他,唤着他,感受着他们彼?#35828;?#28608;
    情,那麽地真?#25285;?#37027;麽地美好。为何在过了四百九十年後,他才再次有了这种感觉?


    手,反环绕上了她的背,尽情地感受着她的体温。


    「陛下……还能与水华,行那最後的一次快乐之事吗?」他轻声开口,一抹?#28552;燁那?#22320;窜上了他的脸。


    她微微抬头,望着他,露出了她那?#27704;?#30340;笑,然後踮起脚尖,将唇覆在了他的薄唇上。


    「嗯……」轻轻地喘了一口气,他只觉得她的唇好甜蜜,张开了唇,伸出了那灵舌,与她的舌舞在那空气之中,
    这一次,他用尽了全力,将自己最好的一面展露在她面前。


    她拥着他,倒进了那柔软的床榻上。将他压在身下,用那修长的腿磨蹭着他那敏感的小腿肚。手滑过了他的腰
    间,熟练地找到了他腰间的敏感点,挑逗着他,一点一点地将那欲火拨到最大。


    「啊……」他闭上了双眼,感受着她的挑逗,只觉得这一次的感受?#32469;?#28145;,自己的身子也比往常敏感了许多。


    忍不住扭捏了一下,他只觉得自己胯下的那羞涩之物,渐渐地抬起了头。本能地夹紧了双腿,那柔软的玉囊也
    被?#24615;?#20102;腿间,那隐约的满足感袭击了他。而她的吻则沿着他的唇滑向了他的颈,在那上面轻轻地舔?#20262;牛?#36731;咬着,
    但是并未留下那让人羞涩的红印。她的手更是伸进了他的里衣,捏住了他那已然硬挺的茱?#29301;?#25545;搓了起来。


    「嗯啊……好、舒服……」他的喘息在不断?#21448;兀?#27599;当她吻一下他,捏一下他,或者是勾一下他,他都觉得阵
    阵酥麻向胸前的两点窜去,一阵又一阵的,弄得他总是微微地抽搐起来。


    「水华……你真的好美……」她望着他,含住了那颗硬挺的茱?#29301;?#29992;那香软的舌包裹了它,吮吸了起来。


    「陛下……」他?#20599;?#30529;开了眼,胸前的刺激让他张大了嘴。


    「若可以,我真想将你永远地留在这魔宫之?#23567;?#22905;重重地咬噬了一下他那脆弱的乳尖,双手紧紧地环绕在
    他的身上,想将自己与他融为一体似的。


    「呜……」他轻声地抽泣了起来,不是因为那疼,只是因为她那从未说过的霸道之语,哽咽,只是想将那泪水
    咽进肚子里。


    四百九十年来,她对他,原来并非只是那相敬如宾的感情。那激烈的感情是什麽?他却无法找到答案。


    「啊……陛下!?#32929;?#21535;,在这一夜里响彻了整座宫廷。


    第五回悲离


    她在他的身上重重地喘息着,她的汗水因那疯狂的律动而滴落着,她为他呻吟,为他悲鸣。


    那不断收紧的密道是那麽的甜蜜,那不断摇晃的?#20013;?#26159;那麽的美丽。青丝也遮挡不住她那泛着冰晶光芒的雪肤,
    那玫瑰的色泽就像是那红蚁,爬满了她的全身,?#32456;甲拍?#20912;肌,啃食?#25293;?#29577;骨。


    他第一次感受到她的霸道与强硬,?#36335;?#26159;白日里挤压了许久的心情?#40644;?#29190;发,接而肆?#38712;?#20182;身上,每一个动作
    都在述说着她的不愿,每一个呻吟都在挽留他的离去。他不知道自己因此达到了多少次高潮,可每?#21487;?#20316;歇息,她
    ?#21482;?#21161;燃了他体内的欲火,让他再次沈沦於那欲海之?#23567;?/p>
    「不、不行了……陛下……受不了……」他已无力,重重地喘着气,双手挥舞着,可却碰不着她的身躯,「又、
    又射了……啊……」只觉得自己的玉茎又膨胀了,一下又一下地吐起了那浓白的液体。


    他全身抽搐着,已数不清这是第?#22797;巍?#21482;觉得他们彼此都被那四溅的蜜水所?#34850;瘛?/p>
    ?#33145;?#21704;……」她不断重喘着,一个虚脱,倒在了他的身上,「水……华……?#22815;?#36855;前,还不忘呼唤他的名。


    「……」他已无力应答,唯有将她搂住,感受着她依然在抽搐的蜜道挤压则会他,?#24863;恍弧?#26790;中,他恍惚
    呢喃,?#24863;恍?#20320;给了我这麽多年的快乐……」天下无不散之筵席,他最终还是会离去。


    朝霞撒入了这仙蕖殿,它?#36335;?#31532;一次散去了那仙雾,展现出了它的本来面?#30149;?/p>
    而它的主人如今已穿上了那仙衣,准备离去。


    「走吧。」她只是微笑着,做了个请的动作。


    他微微点头,跟在了她的身後。这一次,她没?#24615;?#29301;起他的手。他从後方望着她的背影,她依?#32433;?#30528;当年那件
    镶满黑水晶片的外衣,仿若是要给他们之间画上一个句号一般。踏上了那飞往仙界的飞舟,他回头望了望这陪伴了
    他四百九十年的宫殿。


    无人来送别,无人来悲泣。?#36335;?#20182;来时怎样,走了後也不会有所改变似的。


    他的腰间挂上了那百宝囊,这是她送给他最後的宝物,那里面盛满了她留给他的所有东西,除了那所宫殿,那
    座池塘。


    飞舟渐渐飞起,他再次回首,俯视着这整座魔宫。不知是否幻觉,那荷塘突然间消失得无影无踪,只剩?#20081;?#24231;
    ?#38706;?#30340;宫殿。心里像是缺了一个口,里面的东西滑滑地流淌了出来。这是什麽感觉?他依旧不解。


    而没有一会儿,他们便来到了这仙界。


    「魔姬……」天宫的守卫们都有些动摇,谁也没想到这位魔界帝姬会突然来了这仙界。


    「魔姬,今日是王?#25913;?#23064;的诞辰,不知尊下是否有礼帖?」守卫们挡住了她的路线。


    「朕今日是来归还人,不是来?#25226;?#30340;。弥勒去哪儿了?」她只是冷冷地答道,态度无不傲慢。


    「今日众仙家?#35760;?#24448;了王?#25913;?#23064;的宫殿!凡入席者必持礼帖!」守卫似乎不愿放她入?#23567;?/p>
    「你也说了,进王母的宫殿而已。朕只是入这仙界大门,难道还需要不成?


    仙界何时如此待?#20599;?#20102;?」她的狂?#20102;?#20046;从未收敛过。


    但他确实第一次见到如此嚣张的她,而他看着这些守卫们的表情,像是已经习惯。


    「今日与往日不同……」


    「闪开吧!」她却不?#20154;?#20204;说完便挥了挥手,「水华,走。」大步流星地往里面去了。


    「你!」守卫们整个都疯狂了,可他们却自知无实力来阻挠她,「快去禀告天蓬大元帅!」


    「那只小猪?#20081;?#19981;见得能拦得住朕!」她讽笑了一声後带着他离去了。


    他望着她,微微有些诧异。但随後又想了想,其?#25285;?#36825;才是真正的她。


    再次来到了那荷花池,那从未变过的景色让他顿时热泪盈眶。可那池中的花仙们已不是过去。


    「他们也都化作人形了吗?」寻不着自己的兄弟姊妹,他哽咽了。


    「都去王母那里了吗……」她却独自?#27905;?#30528;,「水华,?#25784;?#19978;王母的宫殿去!


    正好我也将你的事解决了去。」


    ?#36212;Γ?#21487;是我们没礼帖……」他愣了一下,有些慌张,可随?#20174;?#24819;到,这对她来说根本就是屁话,什麽都不能
    阻拦她想要做的事。


    而就是这样的她,竟然答应了他的离去。


    没一会儿她便带着他来到了那瑶池金殿,此时那里竟热闹无比。


    「魔姬来了……」而伴随着一声熙熙嚷嚷,随即周围静了下来。


    ?#33145;?#21704;…好久不见了,紫姬!」而打破沈静的不是别人,正式当年那乐呵呵的弥勒佛。


    「缘分啊……」而随即出现的还是那如来佛。


    「两位许久不见了,今日?#26174;?#26159;来请罪的。」她却突然说道。


    「噢?」弥勒佛微微挑眉,又看了看她身後的他,「原来如此……」音调有些降低了。


    「呵?#29301;?#26080;碍无碍,时机未到罢了。」如来佛只是笑了笑。


    「孩子,你还有一番苦难要经历啊……」弥勒佛笑着对水华说道。


    「见过二位佛祖……」他只是轻微地行了个礼。


    「观音呢?」她开口便问。


    「他?在太?#20384;?#21531;那儿呢!你还是别去碰钉子的好!」弥勒佛挠了挠肚子。


    「哟…本宫当谁来了呢…原来是?#31995;邸!?#36824;未等?#26174;?#24320;口,来人竟是那王母。


    ?#24863;?#20037;未见了。」她微笑着,微微垂首示好,「听闻今日是您诞辰,祝您万寿无疆。?#26174;?#36825;为您带了一份礼物
    来。」说着便拂手指了指水华。


    「噢?」王母微微挑眉,看着他。


    他则有些不自在,赶紧行了个礼。他不知道?#26174;?#22312;打什麽算盘,会怎样将他弄回这仙界,送礼什麽的虽然让他
    听着有些不舒服,但貌似他还是有机会回来这里。


    「缘来缘去,一切都是空幻罢了……」如来佛此时缓缓开口。


    「老兄,你还是别再明目张胆地泄露天机了!」弥勒佛捅了捅他。


    「听二位佛祖所言,这孩子身上还必有故事啊。」王母笑了笑,审视着水华,「他身上,已沾染了不少魔气。」


    「?#26174;?#32618;过,留仙君在魔界四百余年。」她轻声开口,「今日将仙君完璧奉回。」


    「呵?#29301;?#32043;姬啊紫姬,你真是爱说笑。这孩子打被你染指开始,又曾能够完?#20498;?#22238;呢?」王母轻笑了一下。


    「呵呵……」周围的仙官们也立马轻笑了起来。


    而他的脸色却也立马刷白了。原来,一切都?#36824;?#26159;他的妄想。


    「莲,出淤泥而不染。怎样染了,都还是那圣洁的花朵。王母难?#25042;?#36825;一点都不知了吗?」她却毫不?#25512;?#22320;反
    驳了回去。


    「这孩子当年破了色戒,早就不能位列仙班!」此时开口的是那观音,「更何况妄想做那莲花座?他早已不洁!」


    观音的话语字字如针,全都刺入了他的心底。


    「观音啊观音,妄你还是菩萨!一点菩萨心肠都没?#23567;?#22905;的话也越来越冷。


    「你!」观音似乎是见了她?#25512;?/p>
    「菩萨心是否又魔姬来评断,是否有些不?#31069;俊?#32780;此时开口的是那太?#20384;?#21531;。


    ?#33145;?#21704;!」她却仰天大笑,「你二位是不喜我,而欲牵连他人。朕,还是不给予任何评价的好…」


    「够了!」王?#22797;?#26029;了他们之间的争论,「紫姬今日即来了,那也是缘分。


    本宫就给这孩子一个机会,让他重新修?#21486;?#21482;要他能熬得住。」她不再去看观音与太?#20384;?#21531;二人,望着王母。


    ?#24863;?#29579;母。」她鞠了一躬。


    「?#34134;?#21608;围人都用诧异的眼神望着她,谁也没想到高高在?#31995;?#39764;界帝姬竟会向别人鞠躬。


    ?#33145;?#21704;哈…收留一个孩子换来紫姬的一个尊重,本宫还是赚了。」王母开心地笑道。


    「水华,还不?#24653;?#29579;母。」弥勒佛提醒了一下那已凝在原地的他。


    他看?#25293;?#38816;躬的她,他整个人已经呆了。


    「她竟为了?#25671;?#26377;些站不稳,他不知道自己到底做了什麽。仙人们的唏嘘,王母的冷言,观音的怒视都已
    不重要了,此时他只是望着她,喉咙有些沙哑,「陛下……」


    「今日起,你便弃了这仙身,重新回到荷花池中修炼吧!」只听见王母一句话,他什麽都还来不及说便?#40644;缺?br/> 回了那一朵莲花。


    「?#26174;稀?#20182;若还有身体,此刻,他的脸庞便已被那泪水所?#27492;ⅰ?/p>
    她缓缓地抬起了头,再也看不到那个熟悉的他。眼中,闪过了一丝悲哀。而他却被送往了那荷花池中,重新修
    炼了起来。


    「?#26174;稀?#26395;着她曾经来到的地方,他只觉得心都碎了。


    而她亦再无来过这荷花池。重新沐浴了那仙雾,感受了那佛祖教诲,他一日又一日地在这荷花池?#23567;?#21487;?#27169;?#26089;
    已不如过往那样,能够真正地沈静下来。


    「不要後悔自己的选择……」每夜入睡前,他脑海中响起的都是她的声音。


    日复一日,这,又不知过了几百年。


    「芙蕖本是一池仙,奈何君过错采撷……」这,又是谁的沈吟?


    第六回思念,愿为你放弃


    轻灵的笑声从那石桥上传了来,这一朝又不知为何时?下界多少年?她是否还记得他?仙人们的嬉笑声渐渐远
    去,荷花池?#21482;?#22797;了?#40644;?#23490;?#30149;?/p>
    这些年来,他鲜与其它水生花仙们聊天。他们不知道他是谁,只是成日嚷?#20262;?#20182;们听来的故事。而这其中,亦
    包括他的。


    「过去也有一位水华仙子,?#36824;?#21548;闻是给那魔界帝姬摘了去。」「啊…真是可怜,被那种魔物给糟蹋了。」


    「听闻他啊,後?#20174;?#34987;魔姬给弃了呢!」


    「是吗?」


    「好像回了这仙界,但却被王?#25913;?#23064;给一击打回了原形,自此都没有了那下落呢!」


    「真是可悲啊………」


    「所以说啊,还是别乱跟?#21543;?#20154;走?#35828;?#22909;……」「呵呵……还是我们这样好,终日聆听佛法,沐浴日月精华,
    将来若能化了仙身,我们也能位列仙班了!」


    「是啊,所以今後不论什麽人来了,咱们都得自持身为仙子的高贵与矜持!」「是呐是呐…」


    花仙们快乐地聊?#25293;?#38386;话,而他永远都是默默不语,只是望?#25293;?#30707;桥。


    「这里,你竟再也不会来了吗?」他在心中默默地问道。


    风儿吹过,这仙界里似乎又多了那麽一魔物。


    「芙蕖本是一池仙,奈何君过错采撷……」是谁在沈吟?那低沈的男声透?#25293;桥?#27987;的魔力。


    「谁?!」花仙们亦感受到了那股子魔力,惊慌了。


    仿若那日一般,周围的仙气又散去了。而他,没了过去的惊慌,反而是有些期待。


    「不知那朵芙蓉花是否还在……」来人身着黑色长袍,墨色的长发随风飘散,骨子里透着一股?#26377;?#27668;。


    「谁在那儿?!」大胆地依旧是那木芙蓉。


    「花儿们不必慌张,朕,只是来观?#21834;!?#26469;人是一个男人。


    他望着岸?#31995;哪?#20154;,看不清那人的样貌,一种似成相识的感觉袭击了他。


    「你是谁?」荷花忍不住开口问道。


    「朕乃那魔界的帝君。」那人缓缓开口。


    而这时,他才看清了那人的面貌,更是一惊。


    「紫皇!」轻声呼道。


    「哦呀…看来有仙君知?#31163;?#21834;!」被他唤作紫皇的男人笑了笑。


    他当然知道紫皇是谁,她?#37027;?#21733;哥,魔界阳界的?#23454;邸?/p>
    一万年前,世界被分为了阴阳二界,分别形成了男尊与女尊的?#23576;啊W显?#26159;阴界的?#23454;郟?#20154;称?#31995;邸?#32780;她的哥
    哥名唤?#23244;ⅲ?#26159;那阳界的魔帝,又称紫皇。而他,在那魔界的皇宫里待了四百余年,又怎会没见过这位紫皇。


    「呵?#29301;?#21407;来是你。」而?#23244;?#21364;笑了笑,走到离他最近的岸?#25784;?#31505;了笑,「水华仙君,好久不见。」


    「紫?#26102;?#19979;……」他,脱口而出。


    「他是……」周围立马一阵碎碎语,「难道他就是……」大致的话语也就是那些。


    而他此时的注意力却只在她的哥哥身上。


    「好久不见了……」他如今只能微微地弯一下那腰肢。


    ?#39640; ?#26049;边的一朵玉环一?#20262;?#23601;火了,「亏你还是这圣洁的莲花,怎能向那魔物行礼?!」


    但他却当这是没发生过一般,只是望着?#23244;ⅰ?/p>
    「真是?#20197;耍?#24819;来看看你,还真给我找着了。」?#23244;?#24320;口道,「韵,近日身体不大好,怕是那?#26408;?#20081;了过头…
    …」


    「她怎麽了?!」他一阵惊呼,生怕她出了什麽岔子。


    「哦呀…你担心她?」?#23244;?#24494;微挑眉俯视着他,「朕当你当年是什麽也不眷恋了,头也不回地就走了呢!」


    「?#25671;?#20182;被堵得哑口无言,此时,他又有什麽身份去关心她?


    「好好修炼吧,不要?#20960;?#20102;?#31995;囊黄?#33510;心。」?#23244;?#26368;後说道,「朕也真是的,怎麽想着来你这儿了……」说着
    便转身自言自语地离去了。


    「陛下……」而他此时已经心神不宁,心思已经完全飘去了那魔界宫廷。


    「低俗的玩意儿!」周围的花仙们用言语践踏着他的尊严,「看你这个模样,永远都无法得道!不,是该入了
    那魔道!」


    花仙们的恶毒言语仿若那耳旁风吹过,他完全沈浸在了自己的世界里。他的?#27169;?#22909;痛好痛。原来她已经在他的
    心底种下了那麽深的种子,早已生根发芽。


    夜?#21796;?#20020;,花仙们也骂累了都休息了去。而他,却依旧盯?#25293;?#30707;桥。


    「?#26174;稀显稀?#20182;此时只想迫不及待地去看看她怎样了,慌乱已经完全笼罩了他。


    不要後悔自己的选择……他还记得她对他说的?#21834;?#21487;他,早已後悔当初选择离去。


    「呵呵…」远处传来了那熟悉的笑声。


    「佛祖……」他看见那逐渐走进的弥勒佛像是看到了那?#35753;?#31291;草一般,「佛祖!」忍不住唤道。


    「孩子!」弥勒佛大笑着走了过来,挠了挠肚子,「这个是你的,替你保管了这麽多年,今儿个?#27809;?#32473;你了!」
    ?#32479;?#20102;一个锦?#25671;?/p>
    「百宝?#25671;?#20182;睁大了眼,那个是她当年送他的。


    「拿着吧!」弥勒将那锦囊举在了面前。


    「?#25671;?#20182;很想说,他要怎样接那锦囊?他明明就那人手……没?#23567;?#21527;?


    睁大了双眼,看着举在自?#22909;?#21069;的一支?#30294;邸?/p>
    仿若当年,他再次看到了自己的人身。


    「佛祖!」他欢喜地喊道。


    「呵?#29301; ?#24357;勒佛大笑了笑,然後挥了挥手,将他拉了?#20384;矗?#36824;给他套上了一件衣服。


    ?#24863;恍环?#31062;!」他满心欢喜地接过了那百宝?#25671;?/p>
    「去吧。」他笑了笑,挥了挥手。


    「是!」他捧?#25293;?#30334;宝囊跑开了。


    什麽莲花座,什麽位列仙班,那些虚设之物?#21046;?#33021;比得上她。


    ?#33145;?#21704;…」弥勒佛望?#25293;?#39134;?#32423;?#21435;的身影只是大笑了笑。


    「你还说我来泄露天机,老兄你这行为啊……」摇头的是那如来佛祖。


    ?#35813;?#21202;,你何以将我的工作给抢了去?」而出现在如来身边的是那月老。


    「一切都是天意,我佛?#32570;?#20247;生有众生之路,每一人每一物,自有自己的选择。」弥勒却大笑道,「我今天
    来还东西,又做什麽了?」难得的嬉皮。


    「观音若是知道了,不得气死。王母那边佛祖该如何解?#20572;俊?#26376;老挑眉问道。


    ?#33145;?#21704;…本座?#36824;?#29579;?#33145;?#21834;…」弥?#31449;?#28982;大笑着离去了。


    ?#33145;?#21704;…」如来一听便也笑了起来。


    「……」月老望了望那依旧在熟睡的花仙们,想了想,还是先行撤离,省的将来王母发怒,罚不了那两位佛祖,
    反倒是迁怒於他身。


    而那飞?#32423;?#21435;的人此时正翻?#25293;?#30334;宝囊,寻找?#25293;?#33021;前去魔界的工具。


    「仙君,这里已是天门,没有令牌不可再前进。」而阻挡了他的竟是那正在巡夜的天蓬大元帅。


    「元帅,我要离开这里,放?#39029;?#21435;吧!」他一边说着还在一边慌乱地翻?#25293;?#38182;?#25671;?/p>
    猪鼻子动了动,老猪上下打量着这仙人,只想着第一次碰见如此直白、明目张胆、理所当然地让他放行的仙人。


    「元帅,我这一去就不回来了,令牌什麽的,就别要了吧!」他笑了笑,塞给老猪了一个小玩意儿。


    「这是做什麽?!」老猪大惊,这仙人竟然明目张胆地贿赂他。第一?#20174;?#20415;是张望着?#38393;埽?#29983;怕被自己的属下
    给瞧了去。


    ?#24863;恍?#20803;帅!」不等老猪?#20174;?#36807;来他便?#32479;?#37027;飞舟,乘了上去。


    「喂!」老猪愣了?#21486;?#24453;?#20174;?#36807;来时他已经远去,又看了看手?#31995;?#37027;小玩意儿,搞不清楚那是作何用,?#36212;?#21568;!」
    正用那猪蹄子拨弄时,里面跳出了无数美女。


    水华?#20439;拍?#39134;舟,加速地往那魔界去了,而身後则传来了那猪?#31169;?#30340;悲鸣。


    第七回酒池肉林


    满心期待,头一次满心期待地去看她,还是去那魔界。他从未想过,自己返回魔界时,竟是如此般?#21050;?#20174;那
    百宝囊里?#32479;?#20102;一面镜子,想照一照自己是否如过去,可?#31896;?#26469;的只是那一朵芙蕖,羞红色的花瓣儿,仿若他此时
    发烫的脸。


    而那魔界大门,一如过往,还是那麽幽森,到了那门口,更是觉得威严。抬头望去,那厚重的石门透?#25293;桥?#27987;
    的魔气。


    「来者何人?」而守城的将领一声高呼。


    「我是水华仙子,我要见帝姬……」他?#32479;?#20102;她留给他的令牌。


    「……」那将领皱了一下眉,挥了挥手将那牌子招来了自己的手上,犹豫了许久之後挥手道,「开门!」「吱
    呀」一声,门缓缓地被打开了。


    而那位守城将领也从城墙上走了下来,来到了他的面前。恭敬地将牌子呈上。


    「仙君,您走好。?#36764;?#21333;的言语。


    「……」他接过了那将领?#22124;系?#20196;牌,心中突然有?#25293;?#19981;详。


    「仙君!」那将领想了想又呼道。


    他回头,之间她走上了前。


    「属下送仙君入宫。」她开口道,「请。」


    而再次来到那魔宫城墙脚下,他只想着,这里似乎没变。不知道那仙蕖殿如今用作何用?「仙蕖」二字怕早已
    被撤了去吧?


    那将领与守宫的将?#26044;?#35821;了几句,那将领投向他的目光毫不影藏她的震惊。


    「仙君……请……」


    他从诸魔?#25104;系?#34920;情看来,知道,这里已不是过去。


    走到那後宫门前,那将领便停下了?#25386;健?/p>
    「仙君,属下不能再进入里面了,接下来的……请仙君保重。」那将领在鞠了一躬後迅速离去。


    「……」他望着她快速离去的背影,咽了一口唾沫,这道门後的路,直接通往那乾坤殿,她?#37027;?#23467;。


    但当门「吱呀」地打开了後,眼前的景象让他震惊。


    「呵呵…来啊来啊…」


    「嗯啊…用力点…?#28020;?#23601;是那里…」


    淫声艳语回荡在这广场上,到处都是那衣衫不整的美人,他们竟在行那龙阳之事。一切的一切都是那麽地淫?#25671;?/p>
    一美人一边含着另一人的龙茎,大口大口地吮吸着,还一边翘起了自己那不?#25103;?#27852;着蜜汁的臀部,将自己的菊
    穴往那身後美人的硬物上凑了去,硬让其塞了进去。他满足地呻吟着,大口地吮吸着,而另来了一美人,?#21050;?#22312;了
    那地上,含住了他的玉茎,而自己的手还不?#31995;?#25545;抚着自己的硬物。


    「这……」他整个人已经呆了。


    这里已完全沦为了那酒池肉林。


    慌乱地往乾坤殿小跑了去,一路上还有不少美人过来搭讪他。逃离一般地跑了,但越靠近那乾坤殿,那不堪入
    目的画面便越是多。许多人都混在了?#40644;穡?#19981;少妖魔鬼怪都恢复了真身,有些?#32531;?#32463;不甚恐怖。


    那里似乎有一只蛇妖,他扭动?#25293;?#24050;化为了蛇尾的下半身,将一名美人缠绕了住,而那正在蠕动的小口一张一
    合着,被那位美人挑逗在手里。而他,则不?#31995;?#21627;吟着,还不?#31995;?#34987;另一美妖抱在怀里,而那成人形的玉茎还在胯
    下,被那美妖掌控在手里。他呻吟着,扭动着,只想获得很多的爱抚,更多的刺激。


    「陛下……」他轻声呢喃着,无视了这所有的一切,往她?#37027;?#27583;跑去,「陛下……」寻找着她的身影,他脑子
    里一直回响着之前?#23244;?#30340;话,她的?#26408;?#21448;无法控制了,「陛下?!」大声喊了出来。


    可周围依旧只有那些个淫物在呻吟。


    「?#26174;希 ?#32456;,他实在是忍不住,直接呼唤了她的大名,「我是水华啊!你在哪儿?!」他的呐喊回荡在这宫
    殿里,那些本在?#29992;?#32416;缠的淫物们竟也停下来往他这里看去。


    「谁这麽大胆,在着乾坤殿喧哗?」不知是谁冷冷了一句,?#22797;?#25200;了陛下与我们男欢女爱……」「这里啊,只
    有那淫欲,哪里是仙子?#32654;?#30340;地方啊…是不是啊,兄弟们?」那妖蛇摆动着腰肢,一边吻着身边的人,一边嬉笑道。


    他理也不理会他们,只望那後殿去了。此时他还未发觉,这整座宫殿里,都弥漫?#25293;?#27604;情欲还要弄的一?#21046;?#27675;,
    让人眼花缭乱,让人热血沸腾。


    「嗯……」那熟悉的女声从那远处隐隐传来,充满了激情,「啊哈…」隐约还传来了那他人的高吟。


    「陛下……」他的步伐从那加快又变回了碎步,一个?#24590;模?#20182;似乎能想象的出那层层纱帘後是一番怎样的情?#21834;?/p>
    可那呻吟再诱人,喘息再沈重,一切都挡不住他想见她的心。


    「陛下……」不断轻喃,撩开了那一层层的纱?#20445;?#32780;当最後只剩?#20081;?#23618;珠帘时,他已能看见那内殿里的情景,
    「……」心?#32531;?#29408;地掐了一下,第一次,第一次感受到了那痛不欲生。


    美人?#21535;?#23476;,那龙床上,竟满是那仿若美食一般的赤裸美人们,他们?#21364;?#30528;她的享用,?#21364;?#30528;她的?#28902;ⅰ?#32780;她,
    则躺在那床中央,与美人们共赴巫山沐云雨。


    「陛下……」他望着她,那无法制御的?#26408;路?#22312;那床帏间窜乱着,影响了那所有人,「陛下……」有多久没
    见过她?有多久没再见到那具雪白泛着冰晶光芒的身体?有多久没听到过她的呻吟?


    她驰?#20197;?#37027;些美人身上,可她的表情却是那痛苦的。无法制御的?#26408;?#35753;她快崩溃。


    「?#26174;稀?#24555;停下……快停下……」他的声音在不断颤抖。


    「放肆!竟敢直呼陛下名讳!」一名美人大声呵斥。


    「?#26174;稀?#20294;他却无视那人,直直地走到了床?#25784;?#25105;是水华啊……」「水……华……」她?#36335;?#26159;听到了他
    的声音,往他这里看去,「水华……」「陛下……」「水华……在哪里?」但她的一声询问,让他凝在了原地。


    「陛下……我就是水华啊……」


    「你不是水华……」她的一句话,将他打入?#35828;?#29425;。


    「?#20197;?#19981;是水华?陛下!你忘?#35828;?#24180;在那荷花池了吗?」他只觉得心在泣血,她怎会不?#31995;?#20182;。


    「谁不知道陛下与水华仙子的故事,这些年有多少人想假装水华仙子,你是何人?又想来诈骗?」刚?#31896;?#22768;的
    那美人再次开口。


    「我本就是!何须假装?」他怒视?#25293;?#20154;。


    「你自己瞧瞧,与那画像?#31995;?#20154;有几分相似?」那美人指了指那?#40763;繳系?#22721;画。


    他顺着美人所指的方向望了去,那整整一面墙上,竟画的是他与那一池芙蕖。


    「那不就是?#34915;穡浚 ?#20182;喊道。


    ?#33145;?#21704;…」而周围所有人都嗤笑了起来。


    「你与他哪里相像?!好好拿镜子照照你自己吧!」美人们唏嘘着,一个个都将她簇拥在怀里。


    而她则已昏迷了去,整个房间都是她无法控制地?#26408;?#24773;欲,袭击着每一个人。但他却已经凝在了那面试衣镜
    前。


    镜中那?#21543;?#30340;人,是谁?


    第八回谁的奉?#31069;?/p>
    呻吟依旧环绕在这内殿之中,谁诱得过谁?她那疯狂的生魂影响了每个人。


    除了他,他已经如岩石一般凝在了那镜前。


    心冷原来是这样的……


    「原来……回到过去是在妄想……不要後悔自己的选择……原来是这般意?#32908;?#21621;呵……」他凄笑着,本以为
    会流泪,但是眼泪已经干凅。


    那?#25293;吧?#30340;脸,换不回他的过去。百年的修行,瞬间再次化作泡影。


    「水……华……」


    他僵硬地往她那里望去,她在那梦?#25163;?#21602;喃。


    「你为何不告诉?#25671;?#26395;着他,他再一次心碎,「为何不告诉我,你真的在乎?#25671;?#20026;何他说他要?#25784;?#22905;
    就放他?#25784;?#20026;何不拦住他?尊重,尊重比爱还来得重要吗?


    「这是你当年送给我的百宝囊,里面每一件宝物都是你让我带回仙界的。?#26174;稀?#36825;件素莲仙衣是你送我的第
    一件衣裳,你还记得吗?」他从那百宝囊里抽出?#35828;?#24180;他初化人形时,她送他的霓裳,「你说,三千佳丽,唯有我
    一人有资格穿上它……」他将那衣裳穿在了身上。


    周围顿时?#40644;?#21719;然,所有人都望?#25293;潛鼻繳系?#30011;,画中的人穿的,正是这件泛着白色仙光的霓裳,上面绣?#25293;?br/> 美丽的芙蕖,诱人的荷?#21486;?#36824;有那微露的莲蓬。


    他们谁都没见过那件衣裳,也没见过这魔宫之中谁又敢穿上那样的衣?#36873;?#24819;模仿芙蕖仙的人大有,可谁都逃不
    过那无情的?#22836;!?/p>
    「?#26174;稀研选?#20182;跪在床上,无视了其他美人,轻轻地捧起了她的脸,「?#19968;?#26469;了……?#20197;?#20063;不走了…
    …」望着她虚弱的模样,他的心都碎了。


    「你……啊!」刚刚那开口的美人不喜他如此触碰她,想开口制止,却被他挥了挥手,被击飞了。


    「啊!」美人们都?#21482;?#20102;,他们中谁敢抵抗仙君。


    「你曾说,仙子的初精是制御?#26408;?#26368;好的东西。我的处子身……永远都是属於你的……」说着,他便将唇覆在
    了她那已然被他人吻得红肿的唇上。


    「嗯……」她本能地回应了起来,双手像是被冻着了似的探入了他的衣内取暖,拥着他,可她的人却已劳累得
    睁不开眼。


    「陛下……这一次,一切就交给水华吧……」他温柔的爱抚着她,她是他的宝贝,他的梦想。


    周围的美人们都不敢做声,同样是交?#21486;?#30524;前的他却一点都没有那淫靡的味道。仙子,果然与他们这些凡夫不
    同吗?


    「啊……」她轻声呻吟着,胸前红肿的樱桃被他用那灵舌轻轻地爱抚着,温柔地舔?#20262;牛?#20687;是为了帮她消肿一
    般,而用舌尖来保护。


    他的双手轻轻抚摸着她的後背,帮她恢复那平静,轻揉着她那被撞得通红的雪臀,减轻?#25293;?#37324;的疼痛。


    「嗯……」他忍耐着自己欲将爆发的情欲,任由她的手肆?#38712;?#20182;的身上,她怎样用力掐他也好,哪怕是折磨到
    了他那脆弱的菊穴也好,他都忍耐着,给她最温柔的爱护。


    「好舒服……」她轻声呢喃着,扭动着腰肢,下身那早已黏糊的花?#38712;?#27425;泛出了那清澈?#37027;?#27974;,小嘴儿一张一
    ?#31995;?#35825;惑着所有人。


    「嗯……」周围已有人按耐不住,用手握住自己早已硬挺的骄龙,上下律动了起来,还一边揉捏着自己胸前的
    茱?#29301;?#19968;边呻吟着。


    「陛下……」他脱去了自己的绸裤,露出了那粉色的高?#28023;?#37027;里泛?#25293;?#36879;明的汁水,已然饥渴无比。


    「嗯……」此时她像是?#25307;?#20102;过来,缓缓地睁开了眼,映入眼帘的一幕便是那身着白色霓裳的他,「啊!」可
    还来不及待她?#20174;?#36807;来,她便被他用那粉色的硬挺攻击了,「天啊……好、好大……」忍不住抽搐了起来,?#35813;?#19968;
    寸都刺激到了……啊…」又被挤入了更深,「玉宫里都被填满了……」捂着下腹,似乎都能碰到他那肿?#20599;?#40857;顶。


    「?#34134;?#21608;围的美人们因她的些许淫语而弄得情欲四射,可他?#21069;?#26044;他的存在,不敢靠近,唯有彼此依偎着,
    帮彼此解决这难题。


    刹那间,这内殿里,再次响彻起了那淫声浪语。美人们也?#36824;吮?#27492;间的性别,互相攻击了起来,那龙根都没入
    了那?#32960;?#20043;中,美人们高声尖叫着,呻吟着,望着床中央的他们,感受?#25293;?#24322;样的视觉刺激。


    「啊、啊……」他全身颤抖着,这具身子第一次感受到了这种快感,让他差点就泄身,可他必须忍耐着,他必
    须让她感到那快乐才行,「?#26174;稀?#25602;抱着她,缓缓地将龙身抽插在那花穴口?#25784;?#21563;着她的颈,吻着她的胸,让
    她感受到他的情。


    「嗯……」她因那?#21557;?#32780;舒服地吮吸了起来,不?#31995;?#25910;紧了臀瓣,只想诱他入那更深处。


    而他被那不断挤压的花蕊诱惑着,?#22478;?#22320;刺了几回後,又重重地撞了上去。


    「啊……」她?#20037;记?#21628;,全身?#24613;?#32039;了,花蜜被撞飞了开来,花径已被撑开。


    「陛下……陛下……」他便总是?#21557;?#20960;下再重重地与她?#32531;仙希?#27713;水被?#21387;?#20102;出来,他第一次感受到了驰?#20197;?br/> 她身?#31995;?#24863;觉。双手覆上了她的双峰,一边像是鱼儿一般摆动在她身上,一边用手?#33769;?#24863;受?#25293;?#26580;软酥香。


    「嗯嗯……」她紧抿着嘴,感受着他那变奏的袭击,她已弄不清他是谁,只是望?#25293;?#32032;白的霓裳,将他紧紧地
    搂在怀里,「水华……水华……」不?#31995;?#21628;唤着他的名,幻想着他真的来临。


    「?#26174;稀?#21548;见她的呼唤,他便觉得自己的龙身就再一次地胀大,「?#34134;?#25265;住她的双腿,将她压在了身下。


    「啊……好、好深……刺得好深……」她睁大了双眼,只觉得他的粗壮已顶得她快裂成两半,「嗯啊啊啊……」
    听?#25293;?#25169;哧扑哧的搅拌声,她只觉得他已将她搅得乱七八糟,隐约还能看见那花蜜?#21796;?#25292;了出来,喷洒着。


    「天啊……」周围的美人们为之振奋了,第一次见帝姬被人压在身下,如此呻吟。


    「不行了…不行了…」有些人已经被刺激的抱着他人猛烈地释放?#25293;?#31934;华,而後庭还被人继续攻击着,「用力
    点…用力点……陛?#20081;?#26159;这种感受吗?真的好舒服……好舒服……啊…啊…」还在不断捧着自己的骄龙不?#19979;?#21160;着,
    想要喷射出更多的精华,别人的龙根还出没在自己的?#32960;?#37324;,不断变得更加粗大。


    「压?#25671;?#21387;?#25671;?#26356;有人一边压着他人,一边被人攻击,身上沾满了那玉液,人已陷入了那疯狂。


    所有人纠缠在了?#40644;穡?#21482;为了获得那更多的快?#23567;?#32780;中央的他们,则大口大口地吻着对方,下身更是紧紧地贴
    合着。


    「嗯……」她搂抱着他的颈,将双腿都?#24615;?#20102;他的腰身上,不?#31995;?#24448;上贴合。


    她像是吃了?#22218;?#19968;般,只是一味地索取。


    「啊…陛下……」他不?#20185;?#19979;搅动在她的体内,那不断收紧的密道还有那稚嫩的触感让他快到极限,「陛下…
    …水华快、快……嗯……」喊到此,他便?#21448;?#20102;那穿刺的力道,重重地?#19981;?#20102;起来。


    「?#23613;尽?#30340;?#19981;?#22768;,「扑哧」的搅拌声。四溅的蜜液,动人的喘息,一切都预示?#25293;?#39640;潮的来袭。


    「?#34134;显希 ?#20182;一声低吼,全身绷紧,将她紧紧地抱了住,那一股又一股的初精汹涌进了她的玉宫,被她
    大口大口地吞了进去。


    「好、好烫……」她全身一个哆嗦,只觉得被烫得要死了去,「天啊……」一声低吟,只觉得自己下身一股湿
    腻,密道不由自主地抽搐了起来。


    高?#22791;?#30422;了他们,也覆盖了所有人。刹那间,整座大床上,都是那飞溅?#37027;?#27974;玉液,整座宫殿里,响彻的都是
    那到达
    上?#40644;好?#26377;了 ?#20081;黄?a href="/article/57675.html">贝勒烙情
    ?

    友情提示?#21621;?#21247;长时间观看成人影视,注意保护视力并预防近视,合理?#25165;?#26102;间,享?#33433;?#24247;生活。

    版权声明:本网站为非赢利性站点,本网站所有内容均来?#20174;?#20114;联网相关站点自动搜索采集信息,相关?#21767;?#24050;经注明来源。

    免责声明:本网站将逐步?#22659;?#21644;规避程序自动搜索采集到的不提供分享的版权影视。本站仅供测试和学习交流。请大家支?#32456;?#29256;。

    码报预测
    <li id="i6aau"><div id="i6aau"></div></li>
  • <strong id="i6aau"></strong>
  • <object id="i6aau"></object>
  • <input id="i6aau"></input>
  • <input id="i6aau"><label id="i6aau"></label></input>
    <input id="i6aau"><label id="i6aau"></label></input>
  • <li id="i6aau"><div id="i6aau"></div></li>
  • <strong id="i6aau"></strong>
  • <object id="i6aau"></object>
  • <input id="i6aau"></input>
  • <input id="i6aau"><label id="i6aau"></label></input>
    <input id="i6aau"><label id="i6aau"></label></input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