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li id="i6aau"><div id="i6aau"></div></li>
  • <strong id="i6aau"></strong>
  • <object id="i6aau"></object>
  • <input id="i6aau"></input>
  • <input id="i6aau"><label id="i6aau"></label></input>
    <input id="i6aau"><label id="i6aau"></label></input>
  • ?
    快播,淫色网,刺激撸,欧美成人电影,伦理电影,伦理小说,伦理文学,偷拍自拍,成人图片
    ?
    ?

    少妇和我

    上?#40644;?a href="/article/57656.html">富家处女和我的性爱 ?#20081;黄?a href="/article/57652.html">飞机?#31995;?#24773;不自禁
    .
    这段故事是我的真实经历,现在把它写下来,不知是为了追悔,?#25925;?#20026;了摆脱这爱与痛的回忆……


    大学毕业后,我被分配到这个普通的南方城市的一家工厂。工厂几乎在城区与?#35760;?#20043;间,交通也非常的不便,
    报到的第一天,坐着满是污泥的公共汽车,摇摇晃晃,忍受着售票员与乘?#32479;?#26550;的怒吼声,望着窗外的路边杂草,
    情绪真的低落到了极点。


    按照惯例,刚刚分配的学生?#23478;?#21040;车间里实习一年。我被分配到一个装配车间,任务就是打杂,帮助班组里的
    工人配件,清洗成品。每天上班,三点一?#25784;?#23487;舍、食堂和车间。


    车间里的气氛是典?#20599;?#22269;营单位,效?#23454;?#19979;,人浮于事。一天中我有一半的时间是躲在什么地方睡觉或看报纸,
    要不然就是聊天打屁。但是和车间里的工人们却又没有很多的共同语言,不外乎东?#39029;?#35199;家短的烂事,实在是厌倦。


    不过班组长老张还不错,是一个非常和蔼的中年人,对我也比较照顾。正所谓多劳多得,少劳少得,车间的人
    平均收入都?#20599;?#21487;怜。比如老张,在这厂里已经工作了十几年,基本工资居然只有一百多块,奖金每个季度发一次
    也不过几十块钱。我就更不用说了,工?#25163;还?#21507;饭的钱,连花生加?#40644;?#21860;酒也是好大的享受了。


    无聊的日子一天一天过去,已经上班一个多月了。一天上午,我正在看报纸的时候,忽然班组里的几个女工人
    簇拥着一个少妇走了进来。


    大家七嘴八舌地?#39318;?#22905;,听了一会儿我才明白,原来她是质检科的,负责我们班组的产品,前些天她休产假,
    今天是第一天上班。我?#23545;?#30340;看着她,上身是红色的风衣,下身是一条黑色的紧身牛仔裤。黑色的高跟鞋显得她个
    子很?#25784;被?#24471;比较浓却很得体。因为刚刚生过孩子的关系,身材很丰满,尤其是乳房高高的隆起。


    她忽然向我这边看了一眼,漆黑明亮的眼睛透着高雅和恬淡,我赶紧低下了头。伴随的高跟鞋的清脆声音,她
    走到了我的身?#25784;骸?#20320;是刚来的吧?」


    「是,实习的。」


    「哟,那你是大学生喽。跟哪个师?#30340;兀俊?/p>
    「钱师傅。」


    「那我可?#25925;?#20320;的师姐呢!」


    她走后,淡淡的香水香味还缭绕了许久。从大家的?#23500;?#20013;我知道她叫薛莉,也是大学毕业,已经在这里工作了
    三年了,是厂里出名的美女,?#20262;?#25171;扮也总是很新潮。不过我觉得更吸引人的?#25925;?#22905;脱俗的气质,令人奇怪的是不
    知为什么她的丈夫却是一个名声不是很好的普通大集体工人。也许是各有所爱吧,班组里的赵姐说。


    就这样,薛莉重?#20262;?#36827;了我们班组,给这平淡的日子增添了一抹亮色。


    时间慢慢的渡过,我和她也慢慢的熟悉起来。我们总是有很多相同的话题,更巧的是我们的生日居然是同一天,
    差别是她比我大了三岁。她知道我是住单身宿舍,没有什么好吃的,便经常做些好吃的东西,用一个精致的小饭盒
    带给我,?#20013;?#30340;我经常忘了还给她,所以在我的宿舍里经常堆了好几个饭?#23567;?#24403;我谢谢她时,她总是说:「?#25512;?#20160;
    么,我不是你的师姐吗!」


    她女儿出世一百天的聚会时,我们班组的每个人凑了二十块钱的红包给她,她却执意私下里要还给我,我不收,
    她又随后买了一个漂亮的小打火机送给我,原因是她认为我一个人在外面不容?#20303;?#22905;还经常说,有机会时给我介绍
    一个女朋友,省得我总是麻?#20056;?/p>
    我们几乎无所不谈,但是每次谈?#20843;?#30340;丈夫和家庭时,她却总是回避开这个话题,?#21152;?#20013;隐隐闪过一丝?#24039;说?br/> 影子,使我觉得在她平静高雅的表面下,一定有什么事情她不愿讲出来。


    初夏的一天,她没有上班,托人来说病了。虽说只有一天没有见到她,我却觉得好像空荡荡的。第二天,我再
    见到她时,吃了一惊,虽然她?#25925;?#21270;?#35828;?#22918;,但却掩不住憔悴的脸色和略显红肿的眼睛。大家问她,她只说感冒了,
    但我知道绝不是这样。


    我?#37027;?#30340;问她:「师姐,我知道你没有感冒,能跟我说说是怎么回事吗?她慌乱地躲开我的眼睛,低下了头,
    用手?#22797;?#30528;?#28866;媯?#27809;有?#19981;啊?#19968;天就这样过去了,她都好像有意无意的躲着我。


    因为有一批订单没?#22411;?#24037;,晚上要?#24433;唷?#22312;餐厅打饭的时候,她看?#21592;?#27809;有人,忽然对我说:「小于,晚上9
    点在车间后面等我好吗?」我点?#35828;?#22836;,她便低头离开了。


    后面的几个小时,我不知道是怎么过去的,我隐约知道她将会跟我说一些什么,但是我又不知道用什么样的方
    式和态度去听,也不知道会是什么样的结果。


    9点,我如约来到厂房后面的草地。银色的月光透过树叶直泻下来,斑斑的落在地上,周围很静,只听到蟋蟀
    的鸣声。她已经站在那里等我,一身淡黄的套裙,肉色的?#23458;?#21644;白色的高跟鞋,衬托着她丰满俏丽的身影。?#20260;?#25405;
    起的发髻,还带着香波的气息——看来她刚刚在厂里洗过淋浴。我的心忽然狂跳起来,预感到今天晚上会有什么事
    发生。


    「给我一支烟好吗?」这是她的第一句话。正如我所猜想的,她跟我说起了她的故事,而且正是以?#20843;?#25152;从不
    愿提起的话题。平静的语气,好像是在讲述一个与她自己无关的事。


    三年前,她毕业来到这里,是公?#31995;?#21378;花,追求者多得一大串,可是却有一个黑影盯上了她。这个人就是她现
    在的丈夫,他是一个有名的恶霸式的人物,同事和领?#32423;?#34987;他打过,三天两头就要进公安局;好好的正式工作也丢
    了,进了大集体工厂。


    薛莉又怎么会看上这种人,坚决拒绝了他。可是没有想到恶梦?#30171;?#20102;,从跟踪、恐?#29275;?#21040;去薛莉的父母家里胡
    闹,殴打任何与薛莉有联系的男人。在这种淫威之下差不多一年,薛莉流泪看着自己日渐衰老憔悴的父母,不得不
    决定屈服——和他结婚。


    新婚的时候,他还装得像个人,可是?#36824;?#22810;久便又恢复了原样。好吃懒做、喝酒赌博,薛莉?#26434;?#19981;满,便恶语
    相向,甚至是动粗。薛莉是个要强的女人,在别人面前不愿说起这些,因为她不想再让父母伤心,每次都说他对自
    己很好,伤心的泪只能一个人偷偷的流。


    有了孩子之后,薛莉以为他可能收敛一些,却没有想到,一天上午她回家取东西时,竟然发现他与另一个妖艳
    的女人正在床上鬼混。


    被发现以后,他更加肆无忌惮,公开地把不同的女人带回家,而且竟然逼迫薛莉与他的狐朋狗友上床,还美其
    名曰互不吃亏。薛莉宁死不从,结果就是经常的恶骂和毒打……


    月光照在她恬静的?#25104;希?#21457;出淡雅的光辉,除了她微微抖动的睫毛,谁也看不出她刚刚讲述了那样的一段经历。
    我的心痛的快要碎了,我怎么样也想不到在她高?#25293;?#38745;的外表下面,竟然是忍受着这样的不幸与痛苦。我不知道应
    该说些甚末,只能默默的站在她背后。


    这样过了许久,她轻轻的转过身来,问我:「小于,你?#19981;?#25105;吗?」我的头一阵晕眩,不知道该怎样回答,双
    手却?#20081;?#35782;地揽住了她的双肩,她顺势滑入了我的怀?#23567;?/p>
    我的呼吸几乎不能继续,我们的嘴唇终于吻在了?#40644;穡?#22905;的唇丰满而柔软,但却是冰凉的。我抚摸着她的?#24120;?br/> 她颤抖着,我终于深深地呼出了一口气,说:「我的师姐,我?#19981;?#20320;,真的,从一见到你的第一次起就不能控制我
    自己去?#19981;?#20320;。」


    她不说话,用小狗一样凉凉的鼻子尖蹭着我的?#24120;?#32487;续用唇?#20262;?#25105;的嘴……我们这样相拥着站了好久,终于她
    对我说应该回去了。看着她骑住自行车?#24230;?#30340;身影,我只有心痛,因为我不知道她回去后又会面对那个恶棍怎样的
    折磨。


    第二天,我们在班组里再见面的时候,尽管彼此都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,但是我能感觉到她明显的变化。俏丽
    的?#25104;?#20809;?#25910;?#20154;,?#32423;?#30524;角会飘过一缕初恋的少女才会有的羞涩与不?#30149;?/p>
    就这样过了几天。这天是五一节,厂休日。同屋的小刘去另外的一个小城看女朋友去了,我正在宿舍里面看书,
    忽然楼下的收发室叫我的电话,是薛莉打来的。她说:「我去看看你?#26032;穡?#25105;又做了一点好吃的给你。」我说:「
    当然可以了。」于是我们约好晚上7点钟在宿舍楼?#24405;?/p>
    刚下过雨的傍晚,空气清爽得很,心情也似乎?#29992;迫?#30340;牢笼中挣脱了出来。


    当我见到她时,不禁惊讶于她的美丽,一身银灰色的套裙显得风姿?#30053;迹?#40657;色的?#23458;?#21644;高跟鞋又是那样的性感
    撩人。她见到我出来,?#37027;?#22320;笑了。我带着她走进楼里,路过收发室的时候,那个守寡的小女人用一?#21046;?#24618;的目光
    看着我们。管她呢!


    一进我的房间,我立刻便?#27492;?#19978;?#29275;?#20004;个人紧紧地拥在了?#40644;穡?#29378;热亲吻着对方。薛莉的脸?#31896;?#32418;,?#24708;?#36855;蒙,
    我搂着她火热的身体,不能自持。


    我们跌坐到我的床上,她呼?#27431;?#33459;的气息,轻轻地问我:?#20613;?#24351;,你想要我吗?」我喃喃地回答:?#36214;?#21834;,姐
    姐。你知道吗,这是我的第一次。?#25925;?#23454;的确是这样,在大学里我也吻过别的女孩子,但是真正的肉体?#21727;?#21364;从未
    有过。


    薛莉似乎有一点惊讶,随?#21767;?#31505;了,说:「那么我来要你好吗?」我随她的手臂躺在床上,她伸手熄?#35828;疲?#20294;
    是因为时间还早,我们?#25925;?#21487;以清楚地看清一?#23567;?/p>
    蚊帐也放了下来,薛莉轻轻的伏在我身上,双脚蹬脱了鞋,我央求说:「姐姐,不要脱鞋好吗?我?#19981;?#20320;穿高
    跟鞋的样子。?#39038;?#32670;涩地点?#35828;?#25105;的鼻子说:「你这个小色棍。」但是却又把鞋重新穿上了。


    轻轻地,我的裤带被解开,阴茎一?#20262;?#36339;了出来,龟头红肿的样?#24433;?#25105;也吓了一跳。薛莉说:「原来你的宝贝
    这么大呢!」我只好说:「因为我爱你呀!」


    她撩起了裙子,露出黑色的内裤,我便帮助她把它脱了下来,薛莉随手便把它?#33258;?#20102;自己的手腕上。我的手抚
    摸着她的屁股,丰满圆润的感觉,她的?#20849;?#20381;然?#25925;?#24456;紧凑,不像是个少妇的样子。


    薛莉坚持不让我看她隐秘的地方,我也只好作罢。我的手又再停在她的乳房上,因为她还在给孩子哺乳的关系
    吧,令人难以相信的丰满。


    薛莉低声地呻吟着,分开两腿,用手扶着我的阴茎,轻轻地坐了下去。我看着自己粗大的阴茎慢慢地消失在她
    的阴毛下面,随即感到天旋地转,好像进入了另一个世界,那样的温暖,那样的湿润,好像有难言的一股电流流遍
    了全身。


    薛莉趴在我的身上,轻轻的蠕动着她滚烫的胴体,温热的呼吸吹在我的颈间,痒痒的但是好舒服啊!我的手摸
    着我?#24039;?#20307;的结?#21916;?#20301;,清楚地感受到我的阴茎正在她阴道里进出,伴随着湿湿的体液,我的身体似乎飘了起来,
    意识也似乎有些不清楚了。


    伴随着薛莉越来越高的呻吟声,我们接?#31995;?#36895;度也越来越快……终于,一阵麻麻的快?#20889;友?#38469;和双腿?#34987;?#33041;后,
    我的阴茎在薛莉的体内剧烈地跳动起来。薛莉娇哼了一声,伏在我的身上好久好久。


    当我们想起应该起来的时候,夜色已经偷偷地降临了。我打开灯,看着我亲爱的姐姐,薛莉一脸的娇?#25784;?#22475;怨
    我说:「你看你,流了这么多,我的裙子都印上了!」


    我看了一下,的确,她的裙子后面也打湿了一大片。我一把揽过她的腰肢,说:?#22919;?#31639;我给你留的记号吧!」


    她笑道:「你都坏死了,谁稀罕你的脏东西。」


    我痒着她的肋间,说:「真的脏吗??#39038;?#25379;脱着,但是没有成功,终于她伏在我的怀中,闭着眼睛小声说:「
    不脏,我?#19981;丁?/p>
    从这一天起,我们体验着一种从未有过的生活,生命也似乎变得丰?#40644;?#26469;。但是一个非常实际的问题也摆在我
    们面前,那就是我们没有地方可以做爱,她的家里不可能,我的宿舍因为是合住,也是不行的。


    就这样几天后,薛莉忽然偷偷的跟我说:「今天晚上我们在工厂的操场那里见。」


    操场是在厂区的边上,每年除了开运动会以外,平时根本没有人去,四周都是密密的树林,很寂静。我提前很
    久到了那里,只?#22411;?#39118;吹过树叶的?#25104;成?/p>
    薛莉终于翩翩而来,我搂住她说:「姐姐,我想死你了。」


    我们亲昵了一会儿,我的阴茎涨了起来,顶着她的?#20849;俊?#34203;莉笑了,用手指轻轻地滑过那里,说:「又不老实
    了。」


    我闻着从她?#27605;鈧写?#20986;的暖暖的肉香,回答说:「怎么能老?#30340;兀?#38500;非是太监。」薛莉说:?#36214;?#35201;我吗?」我
    说:?#20613;?#28982;想了,可是没有办法啊!?#39038;?#35828;:「这样也可以呀!」


    我很好奇怎么可以,薛莉弯腰脱下了连裤?#23458;?#21491;腿边和白色的内裤,然后解松了我的裤带,用她柔软的手拉出
    了我的早已粗大的阴茎,微微地喘息说:「来吧,宝贝。」


    她靠在树上,向?#21592;?#25260;高右腿,我身子向后少倾,原来真的很容易就插入了她的阴道里面。我左手抬着她的右
    腿,右手揽着她的屁股,她双手紧紧地搂着我的背。


    我抽动阴茎,薛莉呻吟,喃喃地说:?#20613;?#24351;,你操我吧,狠狠地操我……」我简?#36744;?#25954;相信这是从我平时那样
    ?#20439;?#39640;雅的姐姐口里说出来的,兴奋到觉得太阳穴都在发胀。


    我们都可以听到我们的肉体相交时发出的那?#36136;?#28070;的淫糜的声音,两个人的舌?#26041;?#22312;?#40644;穡?#21560;吮着相互的渴望
    和疯狂。


    过了一会,忽然有雨点飘了下来,薛莉从皮包里拿出折叠伞,撑了起来,罩在我们的头上。听着雨滴打在伞上
    清脆的声音,我们更加投入,因为不需要在乎会被别人看到。


    爱抚着、抽动着,姐姐也慢慢地蠕动着身体来配合我的动作。终于我达到了顶峰,一股热流射向了她的深处。
    忽然姐姐轻轻地抽泣了起来,我很害怕,以为有什么不对。


    过了一会,她不好意思地说:「我有了高潮了,真的,这?#25925;?#25105;结婚后的第一次有呢!好舒服。」


    我问:「那怎么会哭呢?」


    她说:「不知道,只是忍不住要哭。」


    日子一天一天过去,厂区外面的很多地方都留下了我们爱的踪迹。有一天晚上,我们照例在一块草地上幽会,
    我坐在地上,伸平双腿,薛莉面对着我,将短裙提到腰部,跨坐在我的身上,我们?#32440;?#32039;地交合在?#40644;稹?/p>
    我抚摸着她完全露在外面的雪白屁股,忽然我发现对面有一个干部模样的中年人在?#23545;?#22320;窥视着我们,我很紧
    张,偷偷地将一块石头摸到身?#25784;?#23545;薛莉说:「有人在看我们。?#39038;?#22238;头看了一眼,说:「不管他,让他看去,过
    过眼瘾。」说完,便加大了身体起落的幅度。


    那个人没有什么举动,只是手伸入了裤子里在上下的动。被人看着做爱,居然是这样的刺激,很快我们就都达
    到了高峰……


    正所谓若要人不知,除非己莫为。尽管我们都很注意平时在单位里面尽量作出一切如常的样子,但是感情这东
    西是没有办法掩饰的。尤其是薛莉,经常情不自禁地流露出亲昵的表情和动作,有时趁着没人的时候她会来吻我。
    渐渐地,有一些风言风语便流了出来,但是她却并不是十分的在意。


    我经常很痛苦,我爱她,爱她的人,也爱她性感无边的肉体,但是我又不知道我们究?#22815;?#36208;到哪里。我也不知
    道我能否抛开家庭与社会的压力,以一个第三者的身份与一个比我大三岁并有了孩子的她结合。而且,她丈夫的阴
    影总是摆在我们之间。


    我们?#29992;?#20851;系的公开程度,终于在一次达到了顶点,经过是这样的:班组里的小曲结婚了,我们大家都去参加
    婚礼。喝过喜酒之后,跑到洞房去闹,由于人很多,房间又很小,大家很挤,我和薛莉便靠着墙、坐在床上和大家
    聊天。因为喝了酒,很兴奋,她偷偷地从身后把我的右手拉进了她的后腰的裙子里,因为这条裙子是松紧带的长裙,
    很方便就伸了进去。


    我不由自主地尽量向下面摸去,姐姐她轻轻地靠着我,欠着一点身子。我的食指摸着她的肛?#29275;?#24456;紧凑的花皱
    在我的手指下轻轻地收缩着,众目睽睽之?#20262;?#30528;这样的事,我的心狂跳着。


    忽然姐姐竟忍不住呻吟了出来,有的人似乎听到了这性感的声音,很奇怪地看着她,但是又明显意识到了什么,
    赶紧把目光?#29942;?/p>
    从小曲的家离开之后,我问她:「怎么出那么大的声儿呢??#39038;?#35828;:「人家忍不住嘛!干吗摸那里,感觉好淫
    荡,我都湿透了。」


    我们两人在附近找到一个僻静的地方,马上迫不?#25353;?#22320;性?#40644;?#26469;。?#21727;耍?#25105;们的?#24405;?#20046;到了半公开的?#21050;?/p>
    转眼到了秋天,姐姐的女儿已一周岁了,我买了一些礼物,去姐姐的家里参加庆生会,家里早到了七、八个人,
    都是她和她丈夫的朋友。这是我第一次见到她丈夫,外表却是很普通的一个人,头发和胡碴比?#29616;?#32780;已。自始至终,
    他都用一种特殊的眼光看着我,我只好硬着头皮装做若无其事的样子。


    终于聚会结束了,其他的人?#36861;?#21578;辞。大家走光了以后,他说要去打麻将,对我说:「?#31995;埽?#20320;再多坐一会儿
    吧。」便穿?#20262;?#20102;。


    我总是有一种不好的感觉,也想离开,但是姐姐却挡在门口不让,说:「再陪陪我,好吗?」我只好留下。


    姐姐拉着我坐在床上,我们自然而然地拥抱在?#40644;穡?#25105;把她的裤子褪到了膝盖,然后跪在床上,抬高她的双腿
    放在我的肩上,快速地插入了她早已湿润的阴道。在别人的床上操着别人的妻子,感觉?#25925;?#36825;样的奇妙难言。


    不知道什么时候,躺在床边的她的女儿醒了,瞪着油黑的眼睛看着我们,姐姐一边呻吟着,一边抚摸着女儿说
    :「小……宝贝,叔叔在……操妈妈,你不高兴了,是吗……」


    在她女儿的眼前,我们匆匆地结束了亲热,我便离开了。


    第二天,姐姐没有来上班,我不知发生了什么事,很是担心,有一种不好的预?#23567;?#21507;晚饭的时候,我刚刚走到
    食堂门口,被人一?#20262;?#26550;到了一?#25784;?#26159;她的丈夫和另外两个凶神恶煞般的人物。我的心一沉,知道一定要不好了。


    他拿了一把刀,顶着我的脖子说:「?#31995;埽?#26152;天我让你陪陪我老?#29275;?#20320;干了什么?」我说没有什么。他?#32479;?#20102;
    一盘录音带,狠狠地说:「操,你们他妈的也太投入了吧,我的录音机就在床下你们都听不到。你们的那点烂事,
    我早就知道了,就是要点证据。」我没有办法再说别的了。


    他说:「晚上8点,到我家,我再收拾你们。如果你敢不去,我?#33073;?#20102;你,再把你们搞得臭遍全厂。」


    懦弱的我不敢不去。当我走进她的家时,我看到她丈夫和那两个大汉坐在桌?#25784;?#32780;我的姐姐竟然全身赤裸地蜷
    缩在床上,身上青肿了几处。


    她丈夫拿出?#35828;叮?#23545;她说:「如果你不想我当?#25293;?#30340;面把他的鸡?#36879;?#19979;来,就老老实实地按照我说的做!」


    姐姐流着泪,没有动。另外两个男人居然脱光了自己的下身,一个?#35828;?#34203;莉的身上,两手使劲握着她的乳房,
    像饿狗一样轮流吸吮着她两粒乳头,她紧闭双眼,屈辱的泪水唰唰地流着;另一个拉开薛莉的双腿,把手伸到她阴
    部上亵弄着,一会捏捏阴唇,一会?#25947;?#38452;蒂,一会抠抠阴道,姐姐浑身颤抖,默默承受着两个色狼的污辱。我?#40644;?br/> 看着这一切,但我不敢反抗,因为这些人什么都做得出来。


    那个人在阴户上玩弄了不一会,就一手撑开姐姐的阴唇,一手握着粗黑的阴茎深深地刺入了姐姐的柔弱的躯体,
    她闷哼了一声,无奈地摇动着头。我看?#25293;?#26681;阴茎在我心爱的人的阴部抽插着,清晰地传来肉体碰撞的「啪?#23613;?#22768;,
    她的阴唇被带动着里外翻动,似乎想推出又想吸入那根阴茎。


    她丈夫在?#21592;?#28139;邪地看着,说:?#24178;?#23620;,让你跟我哥们干,你还她妈的装处女。你们不是相爱吗?就让你的情
    人看看你怎样被人操,比婊子还不如!」


    那个男人狠狠地操了一阵子,便把一大泡精液射进薛莉的小穴里,刚把阴茎拔出来,另一个男人?#32440;?#30528;插入她
    的阴道。姐姐的脸色泛红,呼吸也?#36125;?#36215;来,肉体的快感是无法控制的,她死死地咬住嘴唇,不让自己出声。


    看着自?#30418;?#29233;的姐姐被别的男人压在身下,阴道里?#25487;伦?#19968;根昂首怒目的粗壮鸡?#20572;?#22312;快速而强劲的抽插下不
    由自主地慢慢渗出淫水,而我竟然感到阴茎开?#23490;?#32960;。我拼命地压制着,但?#25925;?#27809;有用,天哪,我这是怎么了!


    恶梦不知道?#20013;?#20102;多久,终于一切都结束了……


    几天后,她离开了这个城市,只听说去深圳了。而我也无法再面对周围的人们,通过考研又回到了学校。


    几年已经过去,而这段回忆却仍难以忘却。那份爱,那份痛,我将永?#27573;?#27861;摆脱。


    ?#23601;輟?/p>
    上?#40644;?a href="/article/57656.html">富家处女和我的性爱 ?#20081;黄?a href="/article/57652.html">飞机?#31995;?#24773;不自禁
    ?

    友情提示:请勿长时间观看成人影视,注意保护视力并预防近视,合理?#25165;?#26102;间,享受健康生活。

    版权声明:本网站为非赢利性站点,本网站所有内容均来源于互联网相关站点自动?#38409;?#37319;集信息,相关?#21767;?#24050;经注明来源。

    免责声明:本网站将逐步删除和规避程序自动?#38409;?#37319;集到的不提供分享的版权影?#21360;?#26412;站仅供测试和学习交流。请大家支持正版。

    码报预测
    <li id="i6aau"><div id="i6aau"></div></li>
  • <strong id="i6aau"></strong>
  • <object id="i6aau"></object>
  • <input id="i6aau"></input>
  • <input id="i6aau"><label id="i6aau"></label></input>
    <input id="i6aau"><label id="i6aau"></label></input>
  • <li id="i6aau"><div id="i6aau"></div></li>
  • <strong id="i6aau"></strong>
  • <object id="i6aau"></object>
  • <input id="i6aau"></input>
  • <input id="i6aau"><label id="i6aau"></label></input>
    <input id="i6aau"><label id="i6aau"></label></input>